森林大火逼近西昌 消防救援人员正在奋力堵截火势


“王哥,你知道吗,最开始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好,开始我们都以为你要插管呢,一名危重症患者成功出院不容易啊!”

(《野兽日报》报道截图)

“张医生,我的化验血脂高吧,用吃药吗?”

“一直有人问我,为什么开门营业,你不怕吗?兄弟!我来这里是为了那些为我工作的女孩,她们每天都要为她们的生活买单,政府不会帮助她们或她们的孩子。在事情办砸之前,布利斯会一直开放。”

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,尽管核酸都转成了阴性,肺部的病变依然在进展,他的血氧进一步下降,病情不允许他外出CT,床旁胸片变成了“白肺”,他成为了危重症患者。

通知他出院的前一天,交代完出院用药和注意事项后,忍不住问他:

2月26日,他的呼吸频率不快了,心率也从最快的105降到了90,血气分析氧合指数大于200mmHg,都是好兆头,当天转出监护室,改成鼻导管吸氧。

病情好转的一天,病房巡视后他问我:

2月21日,在面罩吸氧流量达到10L/min时,他的末梢血氧仅仅90%。这相当于在面罩吸氧最大的情况下,还是呼吸衰竭的状态。于是,从面罩吸氧又升级到了经鼻高流量吸氧模式,这是有创机械通气前的一种较高级氧疗手段。

说完,我笑了,我认识的那个爱提问的王强又回来了。